第5章 MG视讯游戏(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大人我们离婚吧(1/17)

MG视讯游戏(中国)有限公司 !

谁知,总裁总裁罗素的反应比他强一百倍千倍!总裁总裁

“啊啊啊!!!!!!!!!!"罗素似乎受到了深深的刺激,捂着眼睛大声喊叫。

罗素的叫声简直让诸神哭泣,结局惊天动地,震撼人心,波澜壮阔!

一百里之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何况这小帐篷?

“怎么了?怎么回事?”北辰的片子太逼真了,他直接一脚把警卫队长踢进了帐篷,然后自己跟了进去。

很快,外面的人都涌进了莫云青的帐篷。

“啊啊,北辰影,晏子,我们快走,快点!”罗素带着两个人慌慌张张地想跑。

北辰影看着眼前的景象,却仿佛整个人呆滞如雕塑,一动不动地站着,罗素推不动他。

爱演戏的北辰英怔怔地盯着莫云峰,然后指着莫云峰,愤怒地咆哮着,大声问道:“你,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对你妹妹做了什么?!"

原本看到一群人冲进来,墨云枫已经几乎无地自容,现在听到北辰的影子,顿时一口鲜血憋在喉咙里,差点喷出来。

北辰英快步走了过来,抱起莫云峰,大声尖叫道:“莫云峰!你这个畜生!她是你的妹妹,同一个爸爸妈妈的妹妹,同一个妈妈。你现在对她做了什么!”

莫云峰一时没查,真的是被北辰影捡到了。

一旁的晏子真是无语了。

这个北辰电影是不是太多了?他以为自己是莫云卿的未婚夫吗?这个问题太当你是一回事了?于是晏子悄悄拽了拽北辰的袖子,示意他注意点,不要玩太远,差不多点。

此时,帐篷里一片狼藉。

莫云卿躺在那里,胸部肿胀,灰紫色。此时的她处于昏迷状态,对眼前的一切一无所知。

幸好她昏迷了,不然,这个时候,她羞于直接被一头撞死。

你没看见门口那排的警卫,都盯着这个帐篷里的场景吗?你没看到警卫队长完全傻眼了吗?

这时,罗素跑过去拉着北辰影子:“小英,我们快走吧。这是家庭问题。我们可以在哪里管理它?”

“可是!如果你看到事情逃避,那就不是丈夫做的。”北辰荫义言楼着一副帅气的模样,“更何况,墨云枫如此行事,真是败坏家族风气,这事要是传出去……”

“放屁,你就不怕人家直接杀了你?”罗素生气地拍拍他的胳膊。“放开,莫公子会被你掐死的。”

“但是……”北辰昂起脖子,试图和罗素讲道理。

然而,罗素很不讲理,直接说:“这种事情绝对是你想要的。你怎么了?可能人吃饱了还骂你多管闲事。”

北辰英突然意识到自己松开了莫云峰的衣领,拍了拍上面的褶皱:“原来是两个一类。看我...嘿,算我爱管闲事。继续,继续忙,嗯?”

“但是必须摧毁火球,大人才能到达六楼,大人怎么办!这个火球威力之大,无人可比!”

就在这时,罗素的指尖微微动了动。

灵魂修复的最后阶段还在,但她的头脑已经有点清醒了。

她能听到每个人尖叫和怒吼的每一句话。

当然,在大家怒骂要把她和傻大姐扔出去之前,她也想起来了。

就这么丢在五楼,三年查不到?这个规定真是* * * *啊,如果可以的话,苏真希望这些人三年之内无法考核。

但是我不能。没有通关就没有交流,她岂不是损失很大?

那个火球威力很大,傻大姐可以打,但是很有可能双方都输。

突然,罗素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

她记得刚才火球在她面前滚了十英尺的时候,它突然停下来,然后俯下身子跑了。

在这件事上,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罗素知道,因为她听到了堕落红莲的低语。

“什么东西!敢在萧也面前显摆,早晚吃了你!”

这句话,罗素记得很清楚。

也就是说,巨大的火球害怕掉落红莲,它的克星是掉落红莲。

罗素在心里问孩子:“你吃那个东西好吗?”

“大补!”小红莲花流口水。

“能打得过吗?”

“有事,好吗?吃了火晶石之后,萧也已经从婴儿期穿越到了幼儿期,好吗?”小红荷翘着二郎腿,骄傲地摇啊摇。

如果有人看到一个穿着肚兜的小男孩在那里抖腿,他不会被吓死。

既然堕落红莲如此自信,罗素就把它发泄出来。

这时候很多人的额头开始清醒了。

他们突然想到,当那个大火球在角落里的两个女人面前滚动时,它突然反转了方向。很有可能是有问题。

为了保命,他们完全忘记了之前说过的话,一个个拼命挤在卫大杰身后。

卫大杰皱起眉头,不高兴地盯着他们。

此时,火球已经转了方向,迅速朝这个方向飞来。

它想赢!

所以即使天生害怕坠落的红莲释放出超火属性威压,但还是翻身了。

要知道,在火焰当中,也是分等级的,王者,堕落红莲才是火焰中的王者!

在大家的推推搡搡下,此时,魏大姐已经没了鸡腿,站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不可能打。

陨落的红莲化为流星,迅速缩进了卫姐姐的大木棍里。

“哪里来的邪气,吃个老门卫!”卫大杰拿着一根大木棍,飞了出去,朝着火球射去!

就在卫大杰的木棍射过去的时候,大火球像筛糠一样摇晃着,抽搐着。

然后,它转身就跑!

此时,那些挤在卫大杰身后的人集体傻眼了,彻底彻底彻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只是一根木棍,而那个巨大的火球带着咄咄逼人的沙耆冲天而起,竟然像个孩子一样跑掉了。

在他们的震撼中,我们的韦大姐气势如虹,就像一个超脱他人的绝顶强者!

只见她嗖的一声,离婚手里拿着一根大木棍,离婚紧紧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火球嗖地一声,跑得很快。

卫大杰拿着木棍唰唰地追着。

当时,空在五楼,两个追逐的身影满场...

这时,寂静得可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火球突然走火入魔了,还是傻大姐在外面戴着?”

“那傻大姐吃鸡腿就这么藏着?所以她之前只在乎鸡腿,是不是不屑于和他们在一起,不屑于和他们打架?”

“可是姐姐...它是刚刚升起的山的尽头!怎么会这么厉害?”

“那么,火球其实不是没有那么可怕吗?或者说,大火球现在已经到了强者的尽头?”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心中的脑中充满了各种不信和怀疑。

正在这时,大火球突然爆发出雷鸣!

很多人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是因为燃烧的火焰!

“我眼睛疼……”

“前面有个黑,我看不见!”

“大火球真了不起。只有一个老子的眼睛差点毁了!”

卫姐姐的眼睛都快被灼伤了。

这个时候!

突然,一团橙红色的火焰升上天空!

就像彩虹,就像沉入一个大火球!

在塔外面!

无数人瞪大眼睛,盯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这可能是他们再也见不到的一幕。

我看到了细小的橙色火焰,它射进了一个大火球。大火球好像被人狠狠的掐住脖子,动弹不得。

大火球似乎像四肢一样抽动,圆圆的球体四处滚动,仿佛是一声痛苦的叫喊,一声凄厉的吼叫!

这一幕似乎永远固定在那里。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好像只过了一秒。

只听到一声大吼。

“轰——哗啦啦——”

三层楼高的火球瞬间瘫倒在地上,无数的鬼火蜂拥而出,但还没飞出多久,就看到这些鬼火就像失去翅膀的萤火虫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落到地上。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冷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大火球,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然后闪烁着毒辣的光芒。

傻大姐的实力,他虽然没说完全清楚,但也想通了。他知道以傻大姐的实力,她不可能这么轻松就拿下火球。

刚才他看清楚了是那根大木棍,一股诡异的橙红色火焰从里面飞了出来。

这根大木棍是个好东西...冷萧贪婪地看着傻大姐手里的大木棍,眼里闪过不可避免的光芒。

与此同时,门神大人盯着傻大姐的木棍,眼里也闪过同样的光芒和寒意。

Tane。

韦大杰看了看倒下的庞然大物,又看了看砸在他木棍上的细小火焰。他的嘴角突然裂开一个笑容,异常灿烂。

堕落的红莲是她的老朋友,虽然起初她被欺负得很厉害。

韦大杰背着一根大木棍,大步走回了那个地方。

此刻,剩下的十个人,看着卫大杰的眼睛,带着无比的敬佩和崇拜,几乎三喊九敲万岁。

总裁大人我们离婚吧

沉默,总裁很沉默。

十几个人的队伍,总裁脚一踏地就没声音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次守护者大人开始进入地狱模式了!大家小心。五楼已经这么厉害了,六楼肯定更可怕!”

原来的201号还是现在的201号,但是在威望和实力上他比不上傻大姐。

这是一个魁梧的男人,身后有三四个朋友。这是他的团队。

他也知道已经有一个以傻大姐为首的昏了过去,他也没有反驳,因为一个傻子并没有对他造成很大的威胁。反正大家都只是拿傻大姐当炮灰。

此时,他被留了下来,和同伴窃窃私语。

“想办法杀了那个小姑娘,或者拿到塔外,不然傻大姐根本不会下大力气,把时间都花在保护那个废物上!”

“是的,我明白!”

在空的寂静中,我突然想起了一支悠扬的笛子。

脚下,突然一抖。

然后,我看到星星在动,再睁开眼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是哪里?”

“这是六楼吗?”

“前面是沼泽,怎么回事?你怎么去的?”

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沼泽,他们都傻眼了。

这时候他们就站在一片薄薄的荷叶上,稍微动一下就会掉下来。

突然,一声尖叫响起。

“啊!!!"

他们都下意识地朝那个方向看去。

是罗素同组的一个考生,脚被骨头的尖爪抓住了!

我看到爪子突然用力往下拉!

没人想到爪子这么厉害,这么快!

考生被拉得一个趔趄,然后身形控制跌入沼泽。

掉进去之后,身体迅速下沉。

因为他的脚踝在怪物手里,怪物在沼泽里!

他们想营救,大人但已经太晚了,大人他们只能抓住那个人的头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抓到。

很快,沼泽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然后,后背僵硬了,一股寒气迅速从脚底窜到胸口。

太可怕了!

那个怪物有多快?竟然让他们连招架的力量都没有?

当时大家都有危险,大家都害怕,脸上带着恐惧。

下意识地,所有人都看向韦大杰。

要是他们现在是傻大姐背上的人就好了。傻大姐已经带头保护自己了?

许多人看着罗素,变得不友好。

此时,韦大杰正背着罗素,眼睛微皱。

她刚才已经看过现场了。

虽然眼前是一片沼泽,但偶尔也会有一两朵莲花。有了荷叶,她可以带着力量飞过去。

韦大杰下定决心,一定要带罗素出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看不见的冰刃刺伤了罗素的绳子。

因为韦大杰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前方,所以我没有注意到把罗素和她绑在一起的绳子正在被一些人悄悄地分开。

差不多了,还有三圈...

两圈...

绳子的最后一圈...

很多人眼睛都很亮!

最后一圈,绳子突然断了!

倒下,倒下!

很多人都很期待看到这一幕。

只要罗素落下,下面就有一片黑暗的沼泽。她绝对会在瞬间被黑暗吞噬,没有活路!

但是!

谁知道会是这么巧!

这时,突然一只爪子抓住了罗素的脚后跟,感觉到了危险。卫姐姐瞬间把移到了最前面!

嘿,绳子在哪?

妹妹魏看了看,又看了看空空,等也跟在后面...绳子在哪里?

当然,绳子掉进了沼泽,变成了粉末。

此时,韦大杰身后的那群人脸色紧绷,神情紧张。

好在卫大杰是粗线条,没有那么深的心计,也没有想到其他方面。

没有绳子,魏大姐抱着罗素,给她更全面的保护。

傻大姐身后的那群人顿时傻眼了!

被保护在怀里,怎么做到的?我完全做不到,好吗?

看到魏大杰要和罗素一起离开,大家都急了!

傻大姐不在了,他们怎么办?

然后,一个个劝解傻大姐。

“姐,你为什么脾气这么好?你太诚实了,不是吗?明明实力那么强,为什么还要带这么重的担子?”

“没错,要不是有这样的废渣,你早就把我们引到七楼了。你本来会是我们下游山上的第一个,你本来可以去评估中间那座山的!”

卫大杰的脸渐渐沉了下来。

大家看到了,都加快了劝说的速度:“妹子,别怪我们啰嗦。我们真的看不下去。我们不提醒你,我们真的很抱歉!”

“是的,看看你怀里的女孩。其实她根本不是昏迷,只是假装昏迷,只是跟着你的经历走。这样的姑娘,有势力,有野心,城府这么深,你被骗了。”

“是的,离婚她和你很亲近,离婚她一定有别的目的。可能她对你好,把你当猴子玩。请快醒醒,别被人卖了,去帮人家!”

一群人,越劝越起劲,话都快断了。

但此刻,魏大姐看着他们的眼睛,渐渐含着猩红,燃烧着两簇鲜红的火焰...

她拿着木棍,指着这群人,旋转了一周,板着脸慢慢说,“你,谁也不能说小的坏话,否则,死!!!"

罗素慢慢睁开眼睛,从韦大杰的肩膀上走了下来。

她的眼睛冷静地扫视了一周,冷冷地看着,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冷笑。

“罗晓,你醒了吗?!"薇姐惊喜礼物!

“腿还是有些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罗素微微点头。

“那太好了!我希望你醒着!你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我别提我有多慌!”薇姐说话一向直截了当,情绪都在脸上,藏不住什么。

恐慌?这么厉害的傻大姐会慌?开什么玩笑!

他们摇摇头,表示不相信。

罗素笑着看着卫姐姐,拍了拍她宽厚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现在我醒了,别慌。”

“嗯!”傻大姐甜甜一笑,开心的答应了。

他们都有一种晕倒的感觉。

这个女生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对待傻大姐的态度就是高人一等。

而傻姐真的很傻,连这么准,连对方都以对方为骨干。

这个时候大家都很羡慕,羡慕的快要疯了。有傻大姐这样超级听话的凶暴徒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突然,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

只有爪子伸出来!

每个人都一起努力帮助这个可怜的受害者摆脱困境。

突然,第201人恶狠狠地看着罗素,冷笑道:“姑娘,你一路都在睡觉,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觉得尴尬吗?”

然而一出,顿时四周一片寂静,然后,他们都加入了讨论!

“没错,你没有任何力量。你只是没看就睡着了。现在清醒了,难道不应该为全队多做贡献吗?”

“姑娘,做一个有良心的人,这样你就可以接受我们的帮助了?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吗?”

“厚皮不是这么厚的方法。”

“你已经拖了傻大姐这么久了。傻姐善良,不在乎,但你自己要永远知道。”

因此,所有的指控都是针对罗素的。

好像她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反派。

罗素的眼睛半眯着,慢慢地扫视着四周。这些人带着戏谑、嘲笑和嫉妒的眼光看着她。

真的很有意思。

但他们确实做对了一件事。

现在是六楼。她真的昏睡过去了。她一次手都没用过,手脚有点生锈。该运动了。

“那么,你说呢?”罗素的眼睛在微笑,他的眼睛像清泉一样明亮。

她双手背在背后,仰望星空空,仿佛在探索那里无尽的秘密。

总裁大人我们离婚吧

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总裁衣袂在风中轻轻飘动,总裁仿佛是一个要乘风的仙女,美得令人窒息。

这样的气度,这样的外貌,这样的敏捷,还有惊人的美。

这时,那些原本指责她的人都沉默了,仿佛说多了就是对她的亵渎。

罗素看了一眼他们空,扬起眉毛,笑了笑:“喂,你想要什么?”

一路走来,把她带大的傻大姐,就算要还这个人情,也是傻大姐,跟这些傻子没关系。

更有甚者,第五关,她牺牲了倒下的红莲,把所有人从泥潭里救了出来。就这点人情,他们应该跪三次,敲九次,向她拜谢,报恩。这是个大笑话。

只是这些话,罗素懒得告诉这些人。

对方沉默了很久,一起嘀嘀咕咕,讨论了很久,然后第201人终于说出了结果。

“既然姑娘觉得自己很厉害,那这个级别就交给姑娘了,如何?”

罗素的目光一个接一个地扫过每个人的脸,以至于他们都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然后她淡淡地抛出一句:“这是你深思熟虑的结果吗?”

“可以!”201号喊的特别大声。

“好吧,那么,如你所愿。”罗素笑着拍了拍手掌,拿走了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就在这里,突然间,地球震动了。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声音越来越大,在后面,就像是刺穿了耳膜。

“我头疼……”

“我的灵魂似乎要脱离了……”

“天啊,我控制不住自己,好像我想踏入这片沼泽……”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他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的腿。

割了它,血就流出来,让他能清醒一秒。

罗素眼底滑过一抹冷笑。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灵魂修复,虽然之前的伤害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每一片云彩都有一线希望,被吸收的灵魂精神让她的灵魂有了很大的进步。

罗素眼睛微微闭着,碧玉白皙的手指从空间一抓,掏出一个白玉般的哨子。

天籁!

从幽龙秘境,当晏子和北辰影被魔音控制,差点跳下岩浆崖时,罗素用田童哨把他们叫醒。

那时候,罗素的灵魂还很脆弱,所以差点被对方攻击,但现在不同了!

罗素把田童口哨放进嘴里,凝聚着灵魂的力量!

然后,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空!

刹那间!

天地为之变色!

尖锐的哨声会破坏悠扬的笛声!

渐渐升起的雾气变得稀薄,有了散去的姿态。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凶猛的魔兽,以雷霆万钧之势,突然朝罗素冲来!

傻大姐站在罗素身边。当她看到的时候,大木棍毫不犹豫地打在了它的额头上!

只听哐当一声,魔兽的嘴被一大块砸了下来。然后,魔兽吐出混牙。

罗素向傻大姐竖起大拇指。

这根木棍的力量足以打动人。

不仅是罗素,不仅是在场的朋友,还有塔外震惊的一群人。

宁老得意地摸了摸胡子,大人对着监护人大人和冷筱笑了笑,大人说:“你看,我跟你说这两个姑娘藏起来了吧?我得和我老爸打赌。我现在输了。痛苦吗?”

“我还没过六楼,结果还是未知。”监护人的大人板着脸。

“喂,不放弃吗?这第六关考验的是灵魂的力量。我觉得那个女孩的灵魂很强大,六音妖根本带不走她。”

“不是,是那个带不走六音妖的姑娘。”冷萧冰冷而嘲讽的声音响起。“通关的唯一条件是杀死六音妖,但现在只要六音妖逃出来,这群人就只能停在六楼。”

六音妖逃走了吗?这时,无数人都想出了这样一个问号。

有人希望六音魔王可以逃脱,但大多数人希望六音魔王无法逃脱。

因为如果这个团队真的停在六楼,没有人完成任务,半年内就不能参加考核。

因为试验塔会自动关闭六个月。

保管员大人此时的眼神深刻复杂莫名。如果审判塔因为他选择的地狱模式而关闭六个月,对他的名声打击很大。

但是,如果罗素过了六楼,他就会输掉之前和宁老的赌局。所以现在他的心是怎么受折磨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塔外排名基本稳定,但罗素还是最后一名。

Tane。

傻大姐,拿着木棍,打六音妖的血。

它最擅长控制旋律。现在,旋律被罗素打破后,它的攻击力就不够了。

于是,它转身就想跑!

“看,它跑了!”

“快追!不能让它跑了!”

“这下面有该死的沼泽,没有地方可呆。谁敢下去!”

队里议论纷纷,201号在喊夸张。

傻大姐挥舞着一根大木棍,怨毒地看着那个跑回来炫耀自己一半的六音妖空。

考试是有时间限制的,现在时间过了一大半,和六音妖一起度过不是明智的选择。

但是大家都帮不了六音妖。

就在这时,没有人注意到,罗素深红色的薄唇慢慢扯起了一丝冷笑。

我看到她手一挥,两个轮子出现在她手中。

一个是力士,一个是浅蓝色。

就在这时,苏正在慢慢地把两个轮子绑在他的腿上。

“喂,这是什么?”傻大姐用手戳轮子。

"热车"罗素咧嘴一笑。

此时,宁老的嘴角在塔外微微一抽。

监工大人讥笑宁老:“热轮子?哦,宁老什么时候给那个女生热轮子的?”

宁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谁不知道老人把这副热轮放在天才训练营的考试考卷里了?这个女生真的不摔空。你可以在测试后把这个婴儿送人。”

宁老抱怨着,但此刻,他的脸上远没有不悦,而他的眼睛里反而有一点说不出的兴趣。

热车,好!

有了热轮,到处是什么沼泽?

总裁大人我们离婚吧

看到罗素慢慢地把滚烫的轮子绑在自己的腿上,离婚剩下的十几个人面面相觑。

他们都经历过当年天才训练营的考核,离婚自然都看到了强大铁塔般的傀儡。

“这热轮子是……”201号颤抖的声音。

“我进来的时候拿的。怎么,你没有吗?”罗素扬眉,不以为意。

“那是考试傀儡,你怎么能拿他的东西?!"201号不敢置信地大叫。

罗素摊开双手,眼神无辜而茫然。“没人说没有,他出来也没人回收。”

当然没人回收,因为三长老被大长老骂了,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周围一群人都不知所措:要检查的物品可以拿走吗?

由于他们不知所措,罗素已经开始着手工作了。

风轮可以把人托起,火轮发动猛烈攻击,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有了这两个轮子,对罗素来说就更强大了!

只听嗖的一声,罗素的身体变成了一道白光,迅速向远处射去。

这时半幸灾乐祸的六音妖空发现了罗素的存在。

除了用灵魂攻击魔音,它其实很脆弱,防御力低,攻击力弱,所以只能用速度来看。

罗素手掌摊开,成英剑悄然出现。

“吃我的剑!”罗素愤怒地用他的阴影剑追赶!

六音妖回头看到罗素凶神恶煞的样子,一时间心里害怕,下意识的想往沼泽里钻。

那里有它的天地,只要钻进去,绝对找不到对方!

但是罗素能做它想做的吗?

一道剑锋从它身边掠过,可怜的六音妖只能拼命往上游空,因为再吃一会它的身体就会被劈成两半。

“喂!”六音妖回头,凶狠的看了罗素一眼,然后继续逃跑。

“还敢跑?看你跑哪去了!”罗素拿着那把带阴影的剑,到处追逐它!

当时你追我,追的很热闹。

罗素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因为上面还有七楼,她必须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应对七楼的危险。

罗素的眼睛微微转动,看到了六音恶魔的方向,心里迅速而准确地计算着。很快,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闪!”

罗素冷喝一声,然后,她的身体迅速消失了。

“喂,人呢?”

“它没有掉进沼泽吧?”

“不可能!明明消失了一半空,怎么掉进沼泽了?”

至此,塔外的人就雪亮多了。

“瞬移!这丫头早就该失去瞬移技能了!”宁老微微吃了一惊。

他对这个女孩已经足够不同了,但他没想到这个女孩会让他惊讶得远远超过他所知道的。

“瞬移...必须是空系统间元素,很可能会使用重力。”冷萧声音低沉,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寒意。

冷萧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从最初的轻蔑,逐渐开始注意。

会瞬移,可能是空法师,可能是引力...那么,弟弟真的死在这个女孩手里了?

201感觉后背一凉,总裁身体僵住了,总裁下意识地转头看罗素。

“七楼很危险。你确定要带大家脱离危险?”罗素慢悠悠地问道。

201觉得嘴唇发干,这一点他真的说不出口。

“但是我可以。”罗素缓缓说道,“前提是如果你能放弃你所谓的队长身份。”

然而,大人让她眼睛直直的是-

那块大石头被攻击了!大人

但是离晏子的头三英寸,巨石尼玛停了下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它隔离了。

不仅仅是如何,还好像巨石被猛烈撞击,裂成无数碎片,打在她身后!

罗蝶衣因为太高兴看到而忘了防备,所以她那娇嫩的玉容其实是被岩石碎片擦伤的。

“以前——”

一声轻响,碎片飞了过去,溅出一片血雾,罗蝶衣秀气的脸上顿时有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哥哥……”事情变化太大,罗蝶衣根本反应不过来。她下意识地带着哭腔去找哥哥。

此时,罗心里对很是不爽。

落下的巨石让他相形见绌,现在他的妹妹正和他一起哭。

罗陈豪愤怒地对罗蝶衣咆哮道:“闭嘴!不然我就离开你!”

说话间,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

罗带着罗蝶衣,急速向前冲去。

我侥幸躲过了岩石袭击。

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虚无空。

但是第一次,她被罗素碾压了,但是她没有任何感觉。

这次。

晏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们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不是很神奇吗?”

想必罗家是乱七八糟的,他们两个就像慢悠悠地走着。

罗也不是瞎子。相反,他有敏锐的嗅觉。

一看到晏子,他们两个就把落下的石头当成了什么。虽然他不明白,但这并不妨碍他试图利用他们。

于是,他拉着罗蝶衣,一个劲地往晏子身边挤。

可能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石头打不中他们。

不幸地...

他们想不出来。罗素的空旷空只有一点点大,只允许两个人站着。

罗不但不能利用他们,反而因为他们处于虚无的边缘空...

更容易被石头砸到!

“哥哥救命!哥哥救命!”

罗陈豪把她推到晏子,因为她保护她的妹妹,但这使罗蝶衣受到更严重的打击。

罗连忙把罗蝶衣拉了回来,才发现她满脸淤青,头上还肿着一个小笼包大小的包。

当时他还挺无语的...

但相对而言,罗素的安慰是。

其实他们心里真的很忐忑。

金刚猿7

这金刚猿王几乎成了精,强大的恐怖!

如果它的速度不是慢了一点,它们现在都会被它撕成碎片。(搜索:烧掉文献图书库,尽快更新

金刚猿经过的地方,地面正一寸寸地陷入蜘蛛网般的裂缝,势不可挡。

罗素和其他人比以前慢了,因为石头掉到地上形成了障碍物。

而金刚猿越来越快。

所以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近。

在队伍的后面,洛杉矶家族的后卫,脚下不稳,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但是,在他倒下之前,金刚猿直接用大掌拍了拍他。

洛杉矶一家的门卫立马把他的头直接射进了他的脖子!

他高大的身体突然变矮了。

然后,离婚一个软绵绵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然而,离婚金刚猿王特别不解气,大步上前,踩了上去——

当时洛杉矶一家的门卫尸体突然被踩成肉饼...它和它所在的地方完全无法区分。

太血腥,太残忍,太恐怖!

罗素转身看到这一幕,脸色突然变了。

晏子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当他表现出一些迹象时,他就吐出来了。

“快跑!”罗素用力拉了她一下。

晏子严肃地点点头。

至此,球队已经非常接近金刚猿,队尾最慢的罗家后卫已经被金刚猿一个个解决了。

死亡凄凉悲壮,令人震惊...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依然漆黑无尽头,而这支队伍,竟然只剩下四个人。

他们是、、罗、罗蝶衣。

洛杉矶家族的那些守卫都被金刚猿枪杀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哥哥...兄弟...帮助...呜呜……”

金刚猿已经很接近罗蝶衣了...

近在咫尺!

洛蝶的衣服几乎可以闻到金刚猿的浓烈气味。

罗此时已经陷入了困境。

自信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但他连擦的时间都没有,就用尽全力拉着罗蝶衣往前走。

听到洛蝶衣的伤心哭泣,罗素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

罗蝶衣讲完后,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没有人能逃脱金刚猿的追击。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一道亮光。

罗素聚精会神地听,因此她听到了瀑布的声音。

罗素对晏子说:“坚持住!前面有个转折点!”

晏子咬牙点点头。

洛蝶衣可能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脚下的步伐太快,金刚猿没有拉住它!

很快,几个人跑到了黑洞的尽头。

前面真的是悬崖瀑布。

悬崖分成两部分。

这边一个,那边一个。

中间隔了近百丈。

那么远,几个人飞不起来,怎么跑过去?

身后,金刚猿逼近,嘴角爆发出冷冷的笑声。(搜索:烧掉文献图书库,尽快更新

金刚轻蔑的看着这些人类的虫子。

让它追的那么辛苦,它决定把它们擦干,慢慢咀嚼。

有金刚猿镇守后方。

前面是一个看不见头的悬崖。

摆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无路可走的绝境。

“怎么办……”晏子眼底闪过一丝焦虑。

金刚猿的力量强悍,不可捉摸,几个都走不到下面去。

正在这时,罗悄悄走到身后...

在他的袖子里,一根细长的手杖突然伸向悬崖,面对致命的一击!

“去死吧!”罗陈豪把罗素推给金刚猿!

可惜,早就为罗做好了准备。

笼罩在她身上的虚空空还没有解除,罗就直接把它推到了空的隔断上。

喜欢硬碰和软碰...这是...什么...

罗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他甚至没碰过罗素的裙子。

与此同时,总裁翻身踢中了罗的下盘!总裁

罗险险避过,猛地拍了一下的后背。

在罗素面前,是一座悬崖!

于是,罗素带着晏子一起被击倒在悬崖上...

摔倒时,拔出匕首,直接砍断了罗伸向对方的手杖。

罗素刚刚摔死了吗?

当然不是。

空,刚认她为主的相思树,很少有机会表现出来。

然后,就在罗素倒下的时候,一根蓝色的手杖从罗素的袖子里伸出来。

藤很粗,形状像一条结实的链子,锁住对方巨大的岩石。

然后,罗素在悬崖壁上跺着脚,在外力的作用下,他在另一边的悬崖上炸开了。

罗素和晏子像流星一样划过这条河。

罗陈豪和罗蝶衣呢?

罗的手杖被砍断,气得胸口几乎要炸开了。

金刚猿看到一条虫子从悬崖上掉下来,眼睛气炸了!

就要干成肉了,人类居然掉下悬崖?

眼前这个人类可以死了!

于是,金刚猿向罗拍掌。

但是,谁能想到,精致的罗蝶衣也是木与火的双系?

就在罗差点被枪杀的时候,罗蝶衣拉了罗。

随着这一掌风,罗被罗蝶衣带了回来。

将近一百尺开外,罗蝶衣和罗席卷而来。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时,罗素和晏子紧随其后。

相比罗蝶衣的细绿藤,洋槐藤要结实粗得多。

相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比别人大。一片叶子在它粗壮的藤条上,向着罗蝶衣的藤条飞去。

只是一片叶子。能严重到什么程度?这是很多人的想法,罗蝶衣也是。

但是罗突然出手一变。

他迅速牺牲了自己的绿色藤蔓,飞到对面的岩石上。

如他所料。

那片小叶子比匕首还锋利!

从上到下切开,罗蝶衣那细细的青藤顿时碎成了两截。

“啊!!!"洛蝶的衣服吓得发白。

不过好在罗早有准备。

当罗蝶衣的青藤断了,他的青藤刚好到了对面。

所以,他们这次只是侥幸躲过。

到达另一边的悬崖后。

“晏子,你的朋友快死了!”罗仍然不知道的名字,而也懒得告诉他。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罗,谁把我们踢下悬崖的?放心,这一切我都会记住的。”

晏子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罗顿时发愣。

当时情况比较特殊。在生死关头...

“哼,得罪我们罗家族,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罗蝶衣冷冷地瞟了罗素一眼,用死人的眼光看着它。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现在她不再是扶苏无助的小姨太太的新成员了。如果你想杀她,你应该先权衡一下自己。

罗素轻蔑地看了一眼罗蝶衣:“罗小姐的脸好像伤得很重,不会毁容吧?”

下半场,大人罗素告诉晏子。

不注重外表的女人?罗素的话简直是戳中了罗蝶衣的心。

晏子和她很默契,大人所以他笑眯眯地接了话,“为什么不呢?我觉得会毁容,你看不出来吗?伤口深可见,白花血淋淋。看着真恶心。”

罗素点头表示同意,她厌恶地远离罗蝶衣:“真可怜。”

晏子也表示遗憾:“我年纪轻轻就变成这样,还没结婚。太可怜了……”

洛蝶衣听说两人留下了一个毁容者,还有一个可怜的,她一碰到满是鲜血的脸,立刻哇的被吓哭了。

罗不悦地瞪了他们一眼:“别说话,没人觉得你是哑巴。”

同时,他拍了拍洛蝶衣服的肩膀,“放心吧,冷焰那里没有新的肌肉丹?到时候哥哥会找你的。”

罗蝶衣原本泪流满面。他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不哭了,可怜兮兮地点点头:“好吧,哥哥一定要找蝶衣。”

“嗯,我哥哥向你保证。”罗很有信心地说道。

闻言,罗素嘴角微微一勾。

自从上次帮仇人刘兄妹治好了他们的断手后,大师兄真的很内疚,发誓再也不伪造圣丹了。

而在他炼出肌肉丹之前,能在他的怀里吗?

罗对此有所保证,但根本没有保证。

金刚猿王10

虽然四人被分成两组,但至少没有生死之争,所以场面平静。

就在罗素准备寻找出路并试图离开的时候——

抬头一看,却突然发现金刚猿冷冷地站在他们面前,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罗素。

此时,罗素是唯一找到四个人的人。

罗素突然僵硬了。

她下意识地刺伤了晏子。

“怎么——”晏子茫然回头,一句话还没出来。她的身体也僵硬了!

金刚猿...

怎么,为什么,会,会,在这里!!!

罗素和晏子对视一眼,两人都吓了一跳。

那么远,金刚猿是怎么过来的?

看到前方两具僵硬的尸体,洛蝶衣只想讽刺,然而——

“啊!!!"心里素质最差的罗蝶衣,下意识的大声咆哮!

“快跑!”罗素带着晏子逃走了。

罗蝶衣就是这样的傻逼!金刚猿有什么这么刺激的地方吗?

罗素和晏子跑得非常快。

然而金刚猿并没有动。显然,它真正的目标是罗蝶衣。

显然,罗也发现这有点过了。

他不能离开姐姐罗蝶衣。

于是,他当场拉了罗蝶一把,转身去追罗素和他们!

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哥哥...哥哥……”罗蝶衣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木箱,递给罗。

“你带了这个?”罗惊呼道。

"...我怕有危险,从爷爷的密室里偷出来的……”罗蝶衣缩了缩脖子。

“好,好!偷得好!”罗一会儿心情很好。

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只是弹球!

罗手里拿着弹球,心里却在犹豫。

前面是生死之敌晏子,离婚后面是紧追不舍的金刚...

实际上,离婚罗陈豪想把他的弹球砸向晏子。

“哥哥,哥哥……”罗蝶衣跑到最后被金刚猿追。

“便宜你了!”罗冷冷的眼睛盯着前面两人,他心里冷哼一声。

要不是金刚猿跟在他身后,他真的恨不得把两个人砸死!

看到金刚猿要拉罗蝶衣的背...

罗的眼底闪过一抹狠意,手中的灵弹球猛然朝金刚猿王砸去!

“去死吧!”

罗愤怒地咆哮道。

罗素和晏子心中一震,回头一看,就见灵弹球朝金刚猿的怀里飞去!

金刚猿笨重不灵活,难免被撞。

“轰!!!"

一声巨响,空气滚滚翻滚!

罗被空中的巨浪冲走了。

洛蝶此时的衣服已经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就连罗素,两个人,也被一股深远的气浪击中,一头扎进了岩石里。

罗砸魔球的时候,选择了一个山洞下的地方,纯属巧合。

这时候,大地震动了。

整个山顶都在剧烈摇晃,无数的岩石像泥石流一样坍塌下来。

整个山头,几乎砍掉了一半。

罗素起身摇摇头。

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火焰中心。

因为两次打人,两人都把对方砸到高层位置,互相帮助飞升到九万里。

因此,罗素对所谓的弹球没有多少信心。

她盯着燃烧的火焰。

过了一会儿,就-

金刚猿站了起来。

虽然它的两个头只剩下一个,但它顽强地站了起来。

很明显,这个九阶弹球没有杀死它。

但是看样子,也没有炸它升级。

由此可见,金刚猿的实力远高于九阶!

“它...站了起来……”罗素心中闪过一丝骇异。

如果说以前金刚暴怒,现在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它的眼睛,猩红色,像燃烧的火焰,让人不寒而栗,僵硬...

它的周围,有一丝恐怖。

这一刻,金刚猿彻底被激怒了!

他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附近的地方。

在那里,罗是死是活地躺着...

看着这样砍头的罪魁祸首,金刚猿特别生气!

“哇,哇!!!"它气得像蒲扇一样的爪子突然袭击了罗!

就在这时,罗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

一个黑色的弹球出现在他的手中!

对,又是一个弹球!

“十阶精神弹球!爆炸!”罗陈豪大叫一声,灵弹球直接命中金刚猿!

随着灵弹球的临近,一股恐怖的气息笼罩着金刚猿,它疯狂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惊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十阶灵弹球直接在金刚猿身上爆炸!!!

“轰隆隆——”是猛烈的摇晃。

一种可怕的噪音,像雷声阵阵。

这一刻,每个人的心都剧烈的颤抖着,无法再持续的颤抖。

此章加到书签